诛天图第二十二章好生不要脸

2020-01-22  来源:虎林小说阅读网

5
【导读】诛天图 第二十二章 好生不要脸风来大酒楼。±點xiao說,..那些前来围观的画生早就等得不耐烦了。“哼,不会真收拾东西走人吧?

诛天图 第二十二章 好生不要脸

风来大酒楼。±點xiao說,..

那些前来围观的画生早就等得不耐烦了。

“哼,不会真收拾东西走人吧?”

“那个珺瑶不会去通知柳风,两人打包私奔了?”

一众画生恶意浮现。

这就是现实。

这些画生,平日里一个个谦和无比,当涉及到自己利益或者面子的时候,一个个就露出了丑恶的嘴脸。

王安稳坐酒楼中央的大桌前,一副看戏的神色。

“这种人,也有资格参加县试?”

一名画生也是随众鄙夷道,面露感慨之色,“我开阳县参加县试之人,竟然有如此低劣之辈。”

“你这种人,的确没必要参加县试了。”

一阵清冷的声音传来。

“谁?”

那名画生大怒,这里还有人支持柳风?

“我!”

一声冷喝。

众人骤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只见一个俊朗的少年傲然走出,背后跟着美若天仙的珺瑶,其身份不言而喻。

柳风?

这就是柳风?

众人皆惊。

传闻中,这柳风不是面相猥琐,只是侥幸学会作画,才总是哗众取宠的吗?怎么会有这幅铁骨铮铮的傲然气质?

而王安更是身子一抖,差點摔下去。

那天他去的时候,柳风还是一副病秧子,又黑又瘦的模样,这才几天?虽然传闻中柳风淬体蜕变,但是在他看来,又能变成什么样?而眼下,竟然比他还潇洒几分,那一身所向披靡的气质,更是无人能敌!

“背后嚼舌根,可耻。”

柳风冷视他一眼,“你这样的人,纵然成了画师,也是大夏王朝的祸害!”

“柳风!”

那人气极,“你……”

“滚!”

柳风一声冷喝,气势如虹,吓得那人一句话都没说出口。柳风冷笑,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看向了那位坐看大戏的王安,嘴角闪过一抹冷酷的笑意,“听闻王公子膝盖受伤,今日可好?”

“啪!”

王安刚端起的茶杯差點摔了。

这该死的柳风!

又提那事儿!

但是虽然恼怒,他也清楚,柳风绝对不会说出去。因为他知道,在他眼中,自己的名声更重要,但是柳风眼中,显然珺瑶的名节要比自己重要,所以这件事的结果,就是烂在肚子里!

明知道柳风不会说,他依然愤怒。

那是他一生的耻辱!柳风不死,难以清洗!

“哼,不要做口舌之争。”

王安冷笑,“今天我们可是为了观看你的绝世大作,大家富春山居图可是仰慕许久,不知柳公子今日能完成吗?”

“我完成与否跟你有何关系。”

柳风冷笑,“我就算完成也去公庭,岂会给你们这群白痴看?”

“轰!”

柳风一句话又把所有人惹毛了。

辱骂所有人白痴?

柳风这不是挑衅么?原以为只是传闻而已,不曾想,这柳风竟然真的敢向开阳县所有画生宣战!

“是么?”

王安舔舔嘴唇,“早就知道你会找这种借口,若是加上它呢?”

“嗡——”

王安摊开手,手中一团流光闪烁,“富春山居图任务奖励可是清风之玉,但是明天就是大考,你就算拿到了,有时间融合吗?而这个东西,可以将清风之玉跟狼毫之笔瞬息融合,你可敢赌?”

清风之玉,是用来提升画笔的。

狼毫之笔这种珍品,若是加上清风之玉,足以再上一个品阶,让柳风笔力攀升,不在众人之下!但是,清风之玉和狼毫之笔之间,需要至少一个月的融合,才能成为一体,时间不够!

但是若是有王安手中的东西就不一样了……

天星石。

一种源自蛮荒之地的特殊石头,可以让清风之玉和狼毫之笔之间的融合速度加快百倍不止!

“好大的手笔。”

柳风看向王安,“你要赌什么?”

王安眼中闪过玩味的目光,“如果你真的完成那幅画,我成全你,但是如果你没完成,我要她。”

王安一指珺瑶。

珺瑶脸色顿时苍白。

寡妇的地位很低,柳狂死后,不管珺瑶是否完璧,身份都自降一格,这也是王安敢开口的原因。

但是柳风看见嫂嫂有些苍白的脸色,眼中杀意闪过。

“啪!”

一声脆响在酒楼响起。

所有人一片呆滞,纵然王安都傻眼了,柳风,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,生生的抽了他一巴掌。

清脆,响亮。

忍让?

屈辱?

柳风从来没有这些概念!

此番为人,除了为柳依之外,但求念头通达四个字!

“柳风!”

王安双目血红,几乎气疯了,“你敢动手?!”

画生间口角常见,但是动手的却鲜有,难怪王安如此生气,上次是让他跪倒,这次又是一巴掌!

而且是大庭广众之下!

“打了你又如何?”

柳风目光森冷。

在他眼中,区区一个王安如何比的上嫂嫂?

“侮辱我家嫂嫂,该打!”

“不服的话,要不要打一架?”

柳风冷笑。

“你……”

王安气极,他们是画生,又不是街头流氓!没有画师那般掌握杀生的力量,但是一样是尊贵的职业,何曾与人这般动过手?

“不过是一个寡妇!”

王安怒火中烧,“好你个柳风……”

“啪!”

柳风毫不犹豫的又是一巴掌,狠狠的抽在他另一边脸上,“抽了左脸又把右脸伸过来,王家公子果然仁义。”

全场寂静。

所有人都一片呆滞。

这柳风疯了不成?竟然敢打王安,大庭广众之下,还是两次?这件事要是传出去……他可就别想考试了!

明天就是县试啊!

众人不解,而柳风看着他们,仅仅只是冷笑。

从这些人一进来的时候,他就知道了,外人只是看热闹,但是王安这些人,今天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!

既然是敌人,何须客气?

可笑这王安,一边让家人暗中下手,一边有要做出伪君子的模样,生生吃了柳风两巴掌,简直是作死!

“柳风你敢!”

一声暴喝,几个跟王安一起的人这才反应过来,猛然站在了王安面前,人多势众,显然不怕柳风动手。

“敢动手?”

“我们这么多人,还怕你一个?”

“你要跟开阳县所有画生作对吗?”

“王安可是准画师,侮辱准画师,你不怕坐牢?”

几人对着柳风,怒火滔天,就准备出手,酒楼其余画生也是在远处指指點點的,显然同样觉得柳风今天太过分了。

“这柳风品行太差了。”

“就是啊,王安只是说打赌而已,他就打人两次。”

“这种歹毒之人,我建议取消他县试资格,他有什么资格成为画师,掌控属于画师的尊贵力量?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“揍他!”

“就是,怕什么,我们给你作证!”

不少人起哄。

王安怒火滔天,就准备招呼众人动手。

“谁敢!”

“准画师?”

柳风一声冷笑,“我拿了画堂第一,自然有资格参加县试,我作出了涂鸦二品的灵画,为何不能算作准画师?”

“至于羞辱……”

柳风看向周围众人。

“我们打个赌如何?”

“啊?”

周围人愣了一下,显然不明白,柳风这时候打什么赌?

“你们赢了我拿出一万金,你们输了让你母亲来我家做仆人如何?”

柳风平静的说道。

“轰!”

现场几乎炸窝。

所有画生差點没当场把手中的东西咋出去,一个个气的浑身颤抖,怒火滔天,辱人父母,这可是大仇!

“可笑。”

挑起了所有画生的怒火,柳风目光却非常平静。

“体会到了吗?”

“自己家人被侮辱什么感觉?”

“既然知道,还敢开口?”

“长兄如父,长嫂如母!长兄去世,嫂嫂将我带大,谁敢你们的胆子,侮辱一个画生的长辈?!”

“你们修养都修到狗身上了?”

柳风一声声暴喝,所有画生哑口无言,满腔怒火化为乌有。设身处地的想一下,柳风又何曾做错?

虽然心底憋屈,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。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……

柳风,没错!

酒楼中,画生无数,柳风站在所有人对面,却气势凛然,一身浩然正气,如日中天,凌驾所有画生之上!

“是这样吗?”

不远处。

看热闹的掌柜的琢磨了一下。

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虽然柳风说的很在理,但是他怎么想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,仔细想了一下之后顿时哑然失笑。

人家跟你讲理的时候你动手!

人家跟你动手的时候你讲理!

柳风这家伙,好生不要脸。

p:求推荐,求收藏。

南阳著名妇科医院
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
如何治疗的心肌梗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