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爱永恒

2020-02-16  来源:虎林小说阅读网

0
【导读】父爱永恒,关于歌颂父爱的名家名篇的介绍父爱永恒。六月,这是个沙漠起火的季节,是玫瑰绽放的季节,是激情燃烧的季节。天工开物:在这个季节
父爱永恒,关于歌颂父爱的名家名篇的介绍

父爱永恒。

六月,这是个沙漠起火的季节,是玫瑰绽放的季节,是激情燃烧的季节。天工开物:在这个季节的深处,又迎来一个深情的节日----父亲节。

我的父亲在世时,没有这个节日。今天又一个父亲节来临之际:我只有对天堂的父亲表示问候,我要为父亲洒下祭酒一杯,表达我埋在心底的怀念,寄托我的哀思。

1998年7月5日,在母亲去世孤独了近二十年的父亲也离开了我们。从此,我的生活里便没有了母亲也没有了父亲。有的只是难以忘怀的割舍。

走过没有父亲的这些年,回到父亲住过的小院,坐在父亲亲手搭建的葡萄架下,走进炕角堆满了书的父亲的小屋,跪在父亲的坟前,总感觉他就在我身边。

十九年来,我作为参演者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傻等着父亲再次出场,或以梦境,或以魂魄,最终自然什么也没等到。

那一年春天草绿的时候,父亲说一个冬天吃饭时总感觉有吞咽不顺畅,要去阜康的大姐家转转,顺便看看得了啥病;在阜康医院初步检查后,情况不容乐观,再去省城医院确认,专家们会诊后说:回家调养吧。

生命只有一次,谁愿意轻易放弃呢?聪明的父亲明白自己的病情,却给大姐说:丫头,你知道医生为啥让我出院吗,是交的钱用完了。

悲哉:我的父亲~

从父亲生病到离去只有两三个月,病情的发展超出了我们的预期。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,一直托人带话,让我们姊妹几个快快回家,他要给我们交代后事......最终我们没有让父亲看我们最后一眼。我们赶到时,父亲已经躺在了冰冷的地上,我揭开盖在他脸上的草纸,似乎看到父亲的喉咙动了一下,像是悄悄地喘了一口气;那双深陷的眼睛半睁着,似盼着什么,久久不闭...刻满皱纹的脸上布满了痛苦,嘴也半张着,久久不合... 我与父亲近在咫尺,但我们的世界分明已相隔千里~ 我握起父亲冰冷的手,这是一双无人问候过的手。与这双手终生厮守的就是那些锄头、镢头、铁锹、镰刀、扁担、犁头、草绳、车把......我紧紧地握住父亲的手,在心里说:老爹,您辛苦了。这是迟到的相握,惟一一次相握,可是我们已经不能彼此交换手温,交换问候。握在我手里的,是老茧、是艰辛、是寂寞,是孤独,是已经远去了的父亲。我不相信,在我心里,父亲是坚毅的,刚强的,是不可战胜的,是不能倒下的。可是,偏偏,他走了。

我不敢相信,在我的印象里,父亲是恋世的,是温情慈祥的,是不能倒下的。可是,偏偏,他走了。

父亲,他走了,带着对儿女深深的挂念,留给我们永无偿还的心情。

我问自己,关于父亲,我记得多少?

父亲50岁时,母亲就去世了。七个孩子五个没成家。在父亲的操劳下,我们各自有了工作成了家。母亲走的这二十年里,我们又为父亲做了些什么呢?母亲刚走的那几年,有人给我们透漏,你父亲想找个老伴,已经有了人选。我们姊妹几个一听,坚决地反对,大弟他们找舅舅商量对策,我和大姐也放话:不行、丢人。有一次父亲去看怀孕的我,我不明说,就在他面前哭。给他压力。在我们姊妹几个的折腾之下,这件事不了了之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父亲的艰辛深有体会,也理解了父亲的苦衷,觉得应该给他找个老伴, 我和大姐亲自物色人选,和父亲商量时,他坚决地不同意。

父亲被他的儿女伤了,伤到了心灵的深处。

每每注视身着蓝色上衣 ,容颜苍桑父亲的照片,痛往心里钻,几十年后流尽所有的泪水也无法弥补心中的叹息。

母亲去世的近二十年里,常常以工作忙为借口,每年也就回去三四次。忽略了父亲的精神需求。也没在意他的喜怒哀乐。

一个春日的星期天,我和大姐从县城领着孩子去看父亲,他不在家,中午父亲回来了,说在村头放牛远远就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我们,忍不住老泪纵横。。。

那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和无望呀!记忆中永远年轻气盛的父亲不见了,曾经穿着皮靴骑在马上的潇洒形象和一生的坚强无畏荡然无存。竟至虚弱的像一个害怕孤独的孩子。

当时与此刻,我心如刀绞,无以言喻。

父亲生病,没有能力为您减轻痛苦,也没有为您捶捶后背揉揉肩,没有亲手给您洗洗脚,也没有亲手给您喂喂药,没有在病床前伺候您,也没有为您沏上一杯热茶。没有陪您说说话,也没有陪您聊聊天。在您病重的日子里,我总在心里祈祷:苍天有眼,一定让您活着,幸福的日子还很长,可您没有等到这一天。

父亲啊!您一生给于我们的太多太多,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,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。。。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!我却点点滴滴尚未来得及回报,哪怕是一小勺,您就匆匆地撒手去了!呜呼!。。。

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农村的生活是呆板而平淡的,是很苦的。父亲每天都背着太阳在田野里劳作,一身泥土,一身汗味。傍晚,父亲的锄头磕碰硬土块的声音惊起月亮,父亲才踏着黄昏的脚步,扛着那银白色的弯钩犁铧走回家。冬天农闲时,父亲带上村民,到煤矿当挖煤工人。在几十米深的矿井下,父亲,一头扎进瓦斯随时有可能的大地深处,把最黑的煤块,运往头顶~待到回家时,熬成了煤,盖过的被子洗过十遍八遍,水还是黑的。寒冷的日子,我坐在没有文化的父亲挖出的煤面前,暖着小手,开始学了一点点文化~ 有几年冬天,父亲到县城的料羊场喂羊,住着没有窗户的小黑屋,吃着简单的饭菜,日复一日重复着扎草,喂料,清理羊粪的活儿~ 晚上在微弱的灯光下,用薄薄的刀片,清理手掌脚底的皴垢。

父亲一辈子都在为村上的事奔波,解放初期建立互助组,筹组合作社,时期全民大办钢铁,公社化后大生产时期,父亲一直都在运动的最前沿。在那天灾人祸一起袭来的非常时期,任村支书的父亲同村民们一起奋力抗灾,将挨饿的人数降到最低。

改革开放后,五十多岁的父亲,又被派往邻村协助上级领导开展土地承包工作。在父亲的建议下,乡村在土地承包中遇到的一些疑难问题,得以顺利解决。为此,父亲的名字被写进了县志。

六十年代初”运动来了,父亲被打成,因解放前当过兵,说是伪警察,被集中起来批斗。冬天火炉前考,夏天太阳底下晒。天天逼着交代问题,几个月不让回家,逼急了,父亲张口就说:我贪污了1000”元钱。台下立马掌声雷动。那时一千块钱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。后来我们问,老爹,我们怎么从没见过你有一千块钱呢?

文革时期,父亲整天被戴着高帽子游街,父亲的贴满了大街小巷。甚至殃及到我们,招工没门、升学无望。母亲常为父亲在灯下流泪。父亲就说:天不转地转,山不转路转。光景总有转变的时候。再难也要活下去。

那些曾流落村头被父亲收留的村民,批斗完父亲,还在灯下幸灾乐祸,父亲却啃着一个洋芋,向大地诉说:哪块黄土不埋人?

在那个疯狂的、人性被扭曲的年代,整整十年,父母亲忍辱负重拉扯我们一个不少地一步步走向渺茫的明天。

就当了个村官的父亲终于没事了,但曾经蒙受的屈辱和伤害不知向谁讨还?

历史不单是痛苦和牺牲的记录,她还给予人们坚强、勇敢、智慧和信心。

父亲领着全家迎来了七十年代。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盖了新房。父亲总算有了笑颜。即使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来家走动,他依旧不假辞色。

幸福的日子总是很短暂。1977年母亲病了,真正苦的是父亲。陪母亲去省城看病,在病床下铺一块床单,陪护着艰难的日日夜夜。1979年为父亲担心、操心了一辈子的母亲走了。父亲又开始他忧患的余生。

时光流逝,年复一年,父亲健壮的脊梁开始变弯,铜色的脸,已经被皱褶挤满。但父亲对生活的火热劲头,丝毫没有减。稍有闲空,看书读报。尽管劳累,只要在家,每晚总是趁睡前的间隙,给我们讲美丽故事。

父亲没有上过一天学,但他的炕头堆满了古今中外的大书,而且过目不忘。他脑子里有讲不完的故事、说不完的书。小时候母亲在灯下做针线,父亲一边用羊毛捻着毛线,一边给我们讲天上的故事,牛郎织女的故事…至今还记得岳飞孝敬母亲的故事—岳飞的母亲有很难治愈疾病,端水喂药,换洗的衣服一定要亲自来。为了照顾母亲休息调养,连走路咳嗽都不敢出声。岳飞为孝顺母亲,家中没有侍女小妾,有人打扮了一个美女送给他。岳飞推辞了,说:皇上天不亮就穿衣起床,天晚了才吃饭歇息,难道现在是武将享受安乐的时候吗”有人问岳飞;”天下什么时候可以称为太平?”岳飞道:当文官不爱钱财专为百姓谋利,武官不惧牺牲奋勇为国效力的时候,天下就太平了”。。。

我们在父亲甘露的滋润下,一天天长大。

八十年代初,农村还没有电视,给村民们说书就成了父亲每天的功课。每晚,父亲备好茶水,等屋子里坐满了人,就开讲~什么岳飞传隋唐演义七剑下天山七侠五义演义射雕英雄传三国等等、等等~那个口若悬河、声情并茂、语调抑扬顿挫的父亲,简直就是一个大演说家。我常调侃,老爹: 你咋没把聪明才智遗传给我们呢?村民们享受着父亲给他们的精神大餐。每晚都到:且听下回分解,才肯散去。

真是:黄牛肯尽平生力,望众人,笑脸迎慈祥。说故事,申正义,明目的。看今天多少栋梁才,堪得意

我那没上过学的父亲,这块土地上最后一位说书人,永远消失了,谁还能再听到那郎朗的声音?

父亲出生于新疆,祖籍甘肃张掖。一百多年前的一个春日,爷爷领着大伯、两个姑妈,上新疆。奶奶是小脚,走不动,半路上遇一家小店,爷爷将我一个姑妈送给店家,换了一头毛驴,走到半路,奶奶发现女儿不见了,问爷爷,爷爷说:你骑的就是女儿呀;从春天走到夏末,历尽艰辛,来到新疆木垒哈萨克自治县东城乡西沟村,从此扎根。

父亲常念叨:等条件好了,要去找卖掉的大姑妈,要去先人们生活过的地方看看,到底是啥样子?

七十年代中,有部队拉练住在我家,聊天时,得知有一位军官是父亲的老乡,很快又上了在新疆当兵父亲的侄儿,父亲甭提有多高兴了,那时尽管条件还很差,父亲还是督促我们将几块条绒,几尺布料,一枚小小的邮票,寄往魂牵梦萦的故土~

最终父亲想去老家看看的愿望没有实现。是我们总是没有时间,也舍不得金钱,总以为来日方长......父亲思念故土的泪水只能咽进肚里,带入天堂。

今天我要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:您的愿望由您的儿子、侄子替您完成了,他们于2012年12月一行四人回了您的老家—甘肃省、张掖市、民乐县,白庙村,寻了根问了组。

父亲啊,还要告诉您:2015年元月你老家张掖来人啦,在你们的家园侄儿们一 一上了香、磕了头,敬献了花圈。花圈的挽联写着:悼高怀门氏在疆先祖,陇民乐县丰乐白庙村九组高氏后裔敬献!

父亲去世后,我身体一直不好,有天晚上下大雨,梦见父亲和母亲拉着一辆小小的毛驴车,站在早先的四合院门前,大声喊我:外面雨大,让我快上车跟他们走,我就翻箱倒柜地找衣服,找呀、找、总也找不着,父母就催,我一着急,一下就醒了。。。

如今,每到夜晚,我期盼父亲再次走进我的梦中~我要他先喝口茶,抽袋烟,再讲讲田里的,古今中外的故事~我好想看看父亲慈祥的笑容,听听他充满爱的叮咛啊~

我还想对父亲说:您的生命在我们身上延续;您的血液在我们身上流淌;您的精神构筑了我们的灵魂;主宰了我们的天性。使我们能在这光明与黑暗、高尚与卑微交织的空间。活出一种精神,活到一种境界。我的父亲。

佝偻的身躯,笔直的思想。

清贫的骨骼,深遂的目光。

一生忙碌奔波。

驮着犁铧蜿蜒的梦。

匍匐挣扎。

寒来暑往,一年四季。

露水打他的脚步。

麦穗染白了他的头发。

泥巴涂抹了他的衣裤。

豆苗熏绿了他的眼睛。

父亲一如前的战士。

用他的汗水守卫着他的土地。

背驼了臂粗了手糙了腿细了。

想着一个个上班上学的孩子。

父亲挺直了被文革压弯的腰杆。

不愿意离开他的土地。

即使在他弥留之际。

念念不忘他那一亩三分地。

临终那天。

父亲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的孩儿。

回家。

在西沟马路坡山坳的中央。

我们给父亲修了一块坟地。

儿子们用父亲生前搓好的岌岌草绳。

将他抬上山。

目送他沉入泥土。

一簇一簇的芨芨草,又在父亲的坟头。

茂密成林。。。

一百多年后的2015年元月。

高氏后裔终相逢,亲人圆梦泪方干~

携儿,抱孙…一批,一代,一群,一拨…祖坟似一根无形的线牵着高氏家族一代又一代人的魂~

我知道,那一刻,在我头顶三尺远近,一定端坐着我的父亲~

天涯海角我亲人。

千里迢迢圆梦来。

马路坡前思古人。

共祭始祖弘孝道。

相拥脉脉怀心事。

津津乐道话旧年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父亲

父亲,读音:“fùqīn”,口语叫“爸爸”,一个人直系血统的上一代男性。父亲,一词书面语色彩较浓,一般不作为面称。

父爱

父爱指父亲给予孩子的爱,让孩子感受到父爱的温暖。父爱是严肃、刚强的、博大精深的。父爱同母爱一样伟大,只是父亲表达爱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小孩流鼻血
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
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苗玉康
猜你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