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风云:我的极品老婆 第942章(1)

2020-02-16  来源:虎林小说阅读网

0
【导读】职场风云:我的极品老婆 第942章病房里静悄悄的,除了受伤的那名工人外,病房里还有另外一名病人及其家属,此刻没人敢说话,这些看着就不是

职场风云:我的极品老婆 第942章

病房里静悄悄的,除了受伤的那名工人外,病房里还有另外一名病人及其家属,此刻没人敢说话,这些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的粗壮大汉给人很大的压迫感,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边上的病人本本分分的躺在自己的病床上,不敢吭声。

咋的,哑巴了?为首的一名男子把玩着手上的墨镜,看着受伤的工人。

医生说我男人伤到的是脊柱,会落下终身残疾的毛病,就算出院了,下半辈子也只能坐在轮椅上,以后都不能干活了,你就给我们50万的赔偿,是不是有点少了。边上的一个中年妇女小声的说道。

受伤的工人叫魏长富,边上的中年妇女是他妻子,许素丽,两口子都是在工地上干活,家里有两个小孩,都还在读书。

魏长富在工地干的是泥水活,一个月能拿大几千块,碰上赶工期的时候,有时候甚至能拿上万块,当然,那是没日没夜的辛苦劳动换来的。

而对他们这个家庭来说,魏长富是主要经济支柱,许素丽虽然也在工地上干活,但泥水活包括模板钢筋那些她都干不来,只能干一些打下手的,每个月也就三千上下,所以魏长富这个一家之主失去了劳动能力,对他们家庭来说,不仅仅失去了一个劳动力那么简单,更意味着以后家庭彻底没有了经济收入,因为魏长富从今以后生活没办法再自理,以后只能坐在轮椅上的他,身旁必须得一直有人跟着照顾,这等于是许素丽也没办法再出去赚钱工作。

夫妻俩都不能出去赚钱,家庭开支却是照样一分不能少,两个孩子读书还得哗啦啦的往外花钱,面对这样的困境,夫妻两人能怎么办?他们也无能为力,所以只能寄希望于能够多要一点赔偿。

他们贪心吗?他们一点也不贪心,面对未来的困境,他们寄希望于能多要一些保障,而五十万的赔偿,其实对于他们的情况,也并不算真的多。

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,别的人却是要觉得他们贪心不足了,就好比朱明宣这个大老板。

而此时病房内这些过来逼迫工人签字的,他们只是社会上混的,平常就负责帮人解决一些‘疑难杂事’,正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,他们收了客户的钱,就只管帮客户解决问题,至于同情心什么的,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,或许那是最不值钱的玩意了。

此刻听着许素丽的话,为首拿着墨镜的男子嘿嘿一笑,也不动怒,你们要是觉得少了,可以不签字。

男子说着话,突的站起来,往前一凑,阴测测的笑了一句,后果自负哦。

这里是医院,你们你们能怎么样。徐素丽往后退了一步,眼里有些害怕,而病床上的魏长富,更是尝试着想要动,只可惜伤到脊柱的他,现在除了上半身能动,下半身已经完全失去知觉,只能瞪着眼睛指着男子几人。

哈哈,瞧你们这话说的,我们都是文明人,能把你们怎么样?墨镜男嘿然一笑,我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你们而已,对了,忘了告诉你们一句,其他人都已经签了,就剩你们一户了,你们要是不识抬举,朱总一生气,说不定最后连50万都不给你们,到时候你们连根毛都捞不到。

上次市里的大领导来看我们,说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,朱老板敢不给我们赔偿吗。许素丽对眼前这帮人怕归怕,但并没被吓昏头。

哈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当官的说的话你也信?市里的领导能来看你们一次,就是你们祖上烧高香了,你以为市里的领导还会来看你们第二次?再说了,人家大领导整天忙着一大堆事,今天这事过了,明天也就忘了,你以为领导还会时刻记着你们这点小事,做梦吧你。墨镜男冷笑道。

那我们也得考虑考虑。许素丽小声的嘀咕了一句。

可以啊,你们尽管考虑。墨镜冷笑着捏了捏拳头,他这一动作,把许素丽吓得又是一哆嗦。

嘿,别怕,我刚才说了,咱是文明人,不动粗。墨镜男咧嘴笑了一句,你们慢慢考虑,明天我再过来,到时候你们要是跟我说还要考虑,那就别怪咱发火了,文明人也是有火气的。

墨镜男说着,转身走出了病房,身后的几个粗壮大汉,也哗啦啦的跟着出去。

门外,陈兴和于致远站在病房门口,墨镜男出来时,已经重新把墨镜戴上,刚一出来,差点没撞到陈兴身上。

没长眼睛呐。墨镜男瞪了陈兴一眼,背着双手走了出来。

后面,跟着的一个小弟屁颠屁颠的跟上道,南哥,咱们明天还得跑一趟不成,要我说,跟这种乡巴佬客气什么,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简单粗暴不就解决了,跟他们瞎耗着简直是浪费时间。

斯文,懂不?咱是文明人,要斯文,别动不动又是硬的又是粗暴的,你丫的脑袋装屎啊,法制社会,咱们做事得与时俱进,懂吗。墨镜男喷着唾沫,嘴上骂着的他,脑袋里闪过一丝疑惑,心说怎么感觉刚才门口那人好像在哪见过啊。

疑惑归疑惑,墨镜男并没有停下,身后跟着的小弟这时候殷勤的递上一根烟,墨镜男的注意力很快就分散。

病房门口,于致远瞅着几个远去的人,嘴角抽搐着,特别是听到那墨镜男讲话时,于致远就忍不住想要笑出来,心说这帮臭流氓明明就是人渣,还想装文明,听着简直是笑话。

心里想笑,于致远嘴上却是只能憋住,瞅着陈兴的脸色,于致远心知领导这会怕是很不高兴来着,他们刚才在门口,可是把话都听到了,虽然没从头听到尾,但光凭听到的那些,也大致能琢磨出是怎么回事,这朱明宣也简直是太胆大了,发生这么大的事故,这风头都还没过呢,他就敢乱来。

儿童健脾粥
月经颜色淡病因
广东白癜风医院咋样